2020西泠秋拍推出龐元濟舊藏

2020年12月31日 09:29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道不虛行只在人

  龐虛齋,近代民族工業開創者,南潯巨富。收藏巨擘之實力特色,在于通過學術性、體系化的梳理,嘉惠學林。亂世文華,藏歷朝名跡,出藏品目錄,聞名遐邇。

  虛齋珍藏并著錄砂器現身西泠,海外藏傳展覽經歷可靠(曾亮相紐約李氏珍藏拍賣專題特展、香港蘇富比拍賣水松石山房藏珍專場),彰顯傳統精神物化之經典樣式。

  虛齋在世之時即被冠以“海內第一鑒藏家”。此瞿應紹刻段泥汲直壺,壺身詩畫皆顯南田之風,屬不凡之作。

  虛齋名陶,士紳精神素描之全形;虛齋不虛,揭開文化連續性之謎。

  天向一中分體用,人于心上起經綸。

  天人焉有兩般義,道不虛行只在人。

  《觀易吟》 宋 邵雍

  ▲2020西泠秋拍

  清中期·瞿子冶刻吉安制楊柳圖詩銘段泥汲直壺

  款識:壺公冶父(底款);吉安(把款);南田、叔(刻款)

  鐫刻:肎負春鶯空谷期,瓊華珠樹最相思。如何留得姮娥影,莫遣銀蟾過別枝。半園月夜梨花詩四首之一。南田。

  出版:1?!短擙S名陶圖錄》,龐元濟自輯,民國。

  2?!独钍纤刂袊髑逡伺d紫砂器》(ZISHA:THE PURPLE SAND OF CHINA·The Lee Collection of Ming QingDynasty Yixing Ware)P36-39,2005年。

  3?!对娋撇枨椋呵宕茐孛疫z珍》P104-105,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2006年。

  4。李敏行《海外李氏紫砂藏品探索(上)》,《文物鑒定與鑒賞》20158P38,2015年。

  5。陳圣泓《考注——三種重要的宜興古砂器全形拓集錄》,嶺南美術出版社,2018年。

  詩文著錄及參閱:1。惲壽平《甌香館集》,清康熙年間。

  1. 湖南省博物館藏惲壽平《花卉圖冊》第十二幀題詩。

  展覽:1?!癦isha:The Purple Sand of China。 The Lee Collection of Ming and QingDynasty Yixing Ware”,E & J Frankel,紐約,2005年。

  2?!对娋撇枨椋呵宕茐孛疫z珍》,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香港,2006年。

  12.3×13.9cm

  說明:此為龐元濟舊藏、《虛齋名陶錄》著錄紫砂名器。后經海外李氏家族、水松石山房遞藏。

  龐元濟(1864—1949),字萊臣,號虛齋,湖州南潯人。父龐云鏳為南潯鎮巨富,“南潯四象”之一。清光緒六年(1880)補博士弟子,援例為刑部江西司郎中。因助賑10萬元,特賜舉人,加四品京堂。早年好字畫碑帖,常臨摹乾隆、嘉慶時名人字畫,后從事字畫買賣。二十一年起,與人合資先后在杭州拱宸橋、德清塘棲(今余杭塘棲)開設世經、大綸繅絲廠和通益公紗廠。三十年秋在上海與人合資創辦龍章機器造紙有限公司,任總經理。此外,在南潯、紹興、蘇州、杭州等地開設米行、醬園、酒坊、中藥店、當鋪、錢莊等大小企業。并在以上地方擁有大量田產和房地產??谷諔馉幈l后,因年事已高,寓居上海。著有《虛齋名畫錄》16卷、《續虛齋名畫錄》4卷及《中華歷代名畫志》。平生收藏極富,時為全國之冠,有“南龐北張(伯駒)”之稱。

  紐約李氏繼承其祖父所藏皆精。2005年紐約法蘭高公司曾選二十九件李氏紫砂精品舉行展會專拍,并出版圖錄。李氏祖父為民國國民政府時期空軍上校,上世紀30年代抗日作戰時繳回此批文物,40年代空運至臺灣寄存于臺北故宮。20世紀70年代,香港紫砂收藏家羅桂祥先生曾希望購買李氏全部藏品,時李氏無意割愛,后傳于孫輩。

  水松石山房主人(b.1943年)為英國人, 本名 Hugh Moss,中文名莫士輝。其從事專業中國藝術品收藏于四十年,為世界著名收藏家。蘇富比拍賣公司曾與其合作舉辦六場水松石山房文房專拍。

  《虛齋名陶圖錄》載:

  此壺略近鐘式,淡灰色砂制。

  一面刻行書云:肎(肯)負春鶯空谷期,瓊華珠樹最相思。如何留得姮娥影,莫遣銀蟾過別枝。半園月夜梨花詩四首之一。南田。書法古逸,子冶臨南田之作也。

  一面畫新柳數枝,絕佀(似)經風之柳,勢欲飛動,亦子冶撫南田者。

  底有壺公冶父朱文方印。

  如虛齋所示,壺身詩文書畫創作風格的靈感,來自于17世紀中晚期的名家惲南田。幸運的是,我們在湖南省博物館藏的惲壽平絹本《花卉圖冊》中,找到了相對應的題詩。

  瞿子冶惲體書法的淵源

  高雅秀邁,游行自在

  瞿子冶有《月壺題畫詩》留世,晚年提筆,依然對惲南田直書敬意:“浪傳畫竹媿虛聲,四十年來了不成。好事如君能嫓美,南田江上兩先生”。壺公冶父擅于書畫,宗南田、江上。另一位江上先生,指的是惲壽平的甌香館摯友“江上外史”笪重光。清李玉棻《甌缽羅室書畫過目考》亦云:瞿應紹書畫皆學惲南田。

  瞿子冶以“南田體”書南田詩

  惲南田所書,相同內容的題畫詩

  惲壽平逝世百年后,也就是在瞿子冶的青年歲月,惲壽平藝術的重要傳播者金棻,將一生珍藏的惲氏書法摹勒上石,匯編成《清嘯閣藏帖》。得益于這些民間撰集人,南田藝術在官方揄揚之外,于董、趙書法糜爛的江南書壇另開風氣。

  惲壽平籍于對褚遂良書法的理解,拋棄了秀逸姿媚而“游行自在中,別見高雅秀邁之氣”(清人李兆洛語)。一批出身儒林、筆墨功底深厚的人,逾越“董、趙”藩籬,重新建立起一種新的審美標準,也影響著一代文人砂壺巨子——瞿子冶的藝術表現。

  南田體,代表著清代江南書法審美觀之嬗變。

  半園月夜梨花詩

  或似閑負,實為肯負

  詩中的“半園”,既是雅集之處,也指向惲壽平的一位同鄉前輩:唐禹昭。

  唐禹昭,字云客,號半園,工詩畫,與惲壽平稱“石交”,年長其三十一歲。雖其畫跡傳世稀罕,但唐半園確為常州畫派、虞山畫派的先導之師?!赌咸锂嫲稀分卸啻翁峒啊笆茸釉谂攴Q筆墨之契,惟半園唐先生與南田生耳!”

  南田精于詩文,被譽為“毗陵六逸之冠”。作為遺民,身際滄桑,有故國之思,易代之痛,詩之懷念故國則豪宕,詩之題畫則雅逸。南田高雅書風中“秀”與“邁”同存,也可以從詩性中激楚和澹遠兼容來理解。

  一、虛齋記此壺身所錄詩文如下:

  肎負春鶯空谷期,瓊華珠樹最相思。如何留得姮娥影,莫遣銀蟾過別枝?!栋雸@月夜梨花詩四首之一》

  二、湖南省博物館惲壽平《花卉圖冊》第十二幀題詩如下:

  肎負春鶯空谷期,瓊華珠樹最相思。如何留得姮娥影,莫遣蟾光過別枝。

  三、別下齋叢書本《甌香館集》載:

  肎負春鶯空谷期,瓊華珠樹最相思。如何留得姮娥影,莫遣銀蟾過別枝?!杜R趙昌紈扇本》

  《甌香館集》中此詩題為《臨趙昌紈扇本》應是南田得宋人遺意而作。趙昌,宋代沒骨花鳥杰出畫家,擅四季花圖??梢姁翂燮皆诙嗵庮}寫過此詩。在使用的情境上,瞿壺版本與湖南省博《花卉圖冊》一致。

  瞿子冶參考的版本,注明了是“半園 月夜 梨花詩”;湖南省博題畫詩也是作為月夜梨花圖相配,梨梢一枝,淡青圓月,一派清新靜宓的境界。至于兩處用銀蟾,一處用蟾光,后者不知是否即興暗合了好友笪重光(號蟾光)。

  因為版本較多,關于此詩文也見有人把首句釋為“閑(閒)”負?!懂T香館集》中“肯”是一個高頻字。如果說“閒負”展示出一種置身寂靜幽冷環境中,迷茫感傷的群體性寂寞?!翱县摗眲t在抑郁不平之氣中,有一種倔強孤傲的精神在。南田為詩,選意必幽,擇詞必鮮,寄托遙渺,意致深長。此處應當是“肯(肎)”字。

  閑負,莫等閑,愧等閑??县?,何肯負,未肯負。南田生當易代,少遭多難,其所閱歷,艱危奇變,身世之際,可謂皭然。

  龐元濟的三通啟事

  自國變后,杜門養志

  1921年6月10日至12日,龐元濟在《申報》頭版連發三天啟事,元濟自國變后,杜門養志,不問時事。去歲北省奇災,經施君子英諄勸,聊盡綿薄,當時曾訂,不愿邀獎。乃閱五月初二日報載,奉令給予上等嘉禾章受之,大違初愿,辭之實非矯情,除業經轉托,施君代呈,懇請撤銷獎章外用,特登報宣告,庶明吾素志焉”。

  因為上一年捐資賑災,龐元濟被授予嘉禾獎章,這是當時北洋政府授予有功勞于社會或有功績于事業者的表彰。時已從清末步入民初,這樣的自明的啟事,表明了虛齋以遺民自居的身份定位。

  龐元濟出生于同治三年,歷經光緒、宣統、民國各期,在前清因其父捐巨款助賑,經過李鴻章破格奏乞,虛齋奉殊被批薦為舉人,官品從刑部江西司郎中,升至三品銜候補四品京堂。此后,他除了是大量實業的創辦和持有者,還擁有著多重的身份:

  包括中央委員、著名藏家、文人書畫家、美術學校教授、救災委員會常務委員、育嬰堂董事、全國美術展以及各書畫文獻展的委員、出品人、名譽理事及監審委員、國學講習社的創始人。。。。。。

  我們發現,作為一時代精英紳士之代表,龐虛齋以宏富的收藏和仁心寓居的形象,慢慢從民初政治中退出,經歷新文化運動、民主革命、抗戰到內戰,從早期的仕途與實業并行,到頗具自我意識地播頌儒商傳承之品味格調。

  那么,我們該如何把握《虛齋名陶圖錄》,以及虛齋鑒藏體系中所飽含的精神寄托呢?

  虛齋名陶圖錄

  左圖右史,述而不作

  如今,珍罕至極的《虛齋名陶圖錄》著錄砂器,是虛齋真賞體系實物見證。對當代人而言,長期以來甚至連《虛齋名陶圖錄》都是密不可見的,已知僅有一合冊藏在美國華盛頓弗利爾美術館,被視為傳世孤本。隨著近年《考注——三種重要的宜興古砂器全形拓集錄》等專著的出版,《虛齋名陶圖錄》這部在紫砂文化史上有重要的地位的全形拓集錄,讓更多人領略到“虛齋真賞”之高品格調。

  《虛齋名陶圖錄》的體例,彰顯了左圖右史、述而不作的大家風范。所錄皆為宜興紫砂器,上冊收錄茶壺,下冊為文房器用,包括鳴遠、大彬、曼生、子冶佳器諸件。每件器物含全形拓,含印章、銘文及刻繪,對錄虛齋親自撰寫的說明文字。

  固守傳統方式,補壺史之遺闕。全形拓的方法從金石學脈絡中衍生而來,傳拓者當為一時名手。我們不禁要問,在照片珂羅版普及的時代,虛齋采用這樣繁復的方式處理其私人藏品目錄,意欲何為?

  縱覽虛齋鑒藏之法,都有著強烈的梳理經典的意味。其歷代古畫鑒藏,顯然有著清晰的脈絡。以文人畫為正脈,毫無疑問《虛齋名畫錄》就是以鑒藏的形式展現書畫史的著作。同樣的,《虛齋名陶圖錄》的古法體例,也秉承著考據學嚴謹之風,所用的研究方法、鑒藏理念,或許可以追溯自少年階段的私塾教育。

  虛齋真賞背后的生命形式、

  精神基底與文脈決擇

  民國二十二年(1933年),德高望重的儒商周慶云過世。龐萊臣親撰《夢坡先生畫史序》。龐氏留存下來的大段直抒胸臆的文字并不多見。正如在照片珂羅版普及的時代,虛齋堅持用全形拓的形式,集錄宜興紫砂經典器物的樣貌一樣,在白話文興起的新文化運動時期,他卻堅持用高古的措辭,引經據典,洋洋灑灑千字緬懷周夢坡的一生。

  畫史所紀皆為周夢坡先生生前雅事,我們在20春拍西泠古籍專場,曾見周夢坡及諸友《靈峰補梅圖詠》墨跡?!?span style="color: #e53333;">《夢坡畫史》就像一本美好往昔的紀念冊,他不僅是對周夢坡的悼念,也是對整個逝去的美好往昔的緬懷,從中我們看到在整個社會意識形態巨變的民國,紳士階層對于信仰的堅持以及精英文化的維護(徐鶯《虛齋書畫收藏的儒家傳承與現代轉型》)。

  在“四王吳惲”受到批判,國畫面臨危機的時候,也是民族主義的高潮時期,對民族傳統價值的體認首先是以文人畫的價值重估開場的。以龐元濟為代表的一批實力鑒藏家,將滿腔的熱情投入到文化事業中,輯佚典籍,賡續文脈,追憶昔日的輝煌,并聊以慰藉。

  1939年4月5日《申報》,龐元濟主導出品、即將展幕之“歷代書畫展覽”以《展我先民遺跡,發揚民族精神》為題的宣傳導語。以及后續觀者所感,強調藏家的精神表現要足以發揚民族意識。

  1935年2月,在危局中龐萊臣讀書致用,駕古今禮為宗,開辦國學講習社。登報召吿學子:危局有誰撐?國至斯,學至斯,中外同文,恢復敢忘,吾輩修途,毋自畫,講不已,習不已。

  從半園到虛齋

  文人正脈的基因譜系

  “世有獨至之人,而后有獨至之詩。夫得于天者為性情,出于身者為行誼”(顧祖禹為惲壽平《甌香館集》所撰之序)。借用哈佛清史學家歐立德的評述,中國的歷史并非簡單的重復循環,但我們經常會發現一種“押韻”的情況。

  明亡清興,惲南田的知交唐宇昭成了前朝遺民,既不屈從剃發令,又被逼參加會試,途中逃脫后修葺“半園隱居。

  清末民初,在宣告“杜門養志,不問時事”后,龐氏建立起一個與實業相對的“虛齋世界。

  虛齋與半園,從惲壽平、唐宇昭、到瞿子冶,再到龐氏,從17世紀到20世紀,時移世變,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文士保有的文化表征,何其押韻。

  經過武進唐氏幾代人的努力,“半園”成為集中收藏名畫書法之所。瞿應紹的“毓秀堂”也是“插架宋元真跡在”,“戛戛誰登米氏堂”,宅內擺設皆尊彝及古今著名人物墨痕。虛齋更是以實力鑒藏家之姿態搜羅極品珍跡,其中就包含大量南田書畫,在龐虛齋藏清朝名賢手札中,亦包括南田手澤五通,也見其對南田書風的追尋。

  在半園獎掖后學之風氣影響下,青年王石谷、惲南田得以開啟藝術之路,爾后受南田教澤的畫家又有數十人。文盟再會,虛齋文苑中,吳湖帆、張大千、黃賓虹、謝稚柳、吳昌碩等都是???。。。。。。

  歸宿

  近代前期的紫砂工業與國際傳播

  《虛齋名畫錄》凡例中,龐元濟曾表示,之所以“敬謹登錄”這些偶然幸值、不惜重資收之的珍秘,是“以備將來貢諸天府”的。珍品佳構,需天之護之,人之惜之。在動蕩年代,著錄佳構,則是鼎革之際的存史。由此我們也能理解《虛齋名陶圖錄》的古法體例,通過全形拓這種古樸莊嚴的形式,重復捶拓器物表面的儀式感,將器物形狀、銘刻留存下來背后的特殊意味。

  撰刻壺銘,是文人所長,源于中國藝術特有的題跋系統。正是因為文人直接參與,砂壺這一類日常用具,承載起高雅神妙的文化品味。后期紫砂專論編輯體例基本沿襲了清中期乾嘉學者吳騫的紫砂專論《陽羨名陶錄》,也越來越注重在“本藝”(技術和制作)之外,加入文人與紫砂發展的討論。比如民國《陽羨砂壺圖考》就增列了《雅流》篇五十四位文人小傳,所謂文人勝事,偶爾寄興,旁及壺藝,代有其人。

  在巴拿馬博覽會后,虛齋針對性地將待售古董,通過精美的圖錄,向北美藏家介紹中國古代藝術。20世紀初,就曾給美國弗利爾美術館創始人弗利爾寄去一把陳鳴遠砂壺。正是因為虛齋這樣具有學術精神和文化追求的士紳主導,使得民國的古董出洋,在某種意義上成為中國正統文化輸出的重要紐帶。

  繼而,歷代紫砂文字專論、古法體例的全形拓集錄、多語種國際化的古董銷售圖錄,構成了更龐大的紫砂文化系統,涉及到歷史、文學、考古、訓詁、書法、篆刻、茶學、民俗等方方面面,與傳世的紫砂珍品互為映照。

  展覽圖錄:“Zisha:The Purple Sand of China。 The Lee Collection of Ming and QingDynasty Yixing Ware”,E & J Frankel,紐約,2005年。

  展覽圖錄:《詩酒茶情:清代制壺名家遺珍》,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香港,2006年。

  前人銘刻,今人互訓。

  曼生讀《漢書》,贊嘆漢武帝大臣汲黯直言切諫,開創“汲直”壺式。汲直壺挺拔的設計,如《周易》君子當直道而行的寫照。

  沒有這樣的直,就無法理解南田書法中之,也無法在南田之柳的柔懷中看到節勁。康熙十七年戊午(1678)秋,黃河筑提,官府征柳條,江南楊柳剪伐幾盡。四十六歲的惲壽平作《題楊柳》七絕十一首,并《郊外嘆柳》七絕一首。戰亂后繁華不再,江南蕭疏,兵氣應難到畫圖。

  畫中垂柳,竭盡全力保留著江南春色。

  一面畫新柳數枝,絕佀(似)經風之柳,勢欲飛動,亦子冶撫南田者。

  故宮博物館藏 惲壽平《花卉山水冊》之柳局部圖(文物號新00146899-3/12)

  誰言從來蔭數國,直用東南一小枝。正如鄧之誠評,南田詩中,“一點一滴,皆故國之思,非真識者不能辨也。若僅目為高逸,未免泯沒烈士苦心”。這樣的苦心,同樣深埋在虛齋等人不計功名地建構起民國有規模、有系統的義賑網絡之中。

  人生情境,社稷之臣。

  道不虛行,是謂無功之功。

  一壺高作,君子直道而行。

  一任春秋,又幾番輪回。

  當世能否產生像龐萊臣這樣的收藏家呢?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狠狠色狠狠色综合日日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