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賞|博物館里的陶瓷之色

2020年10月28日 11:42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上海博物館

  相信你一定聽過《青花瓷》。一句“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道盡了江南煙雨的朦朧詩意,也讓無數人愛上了那色白花青的青花瓷。

  其實,“天青色”一詞并非形容的青花瓷,而是宋代汝窯瓷器的典型特征。

  相傳,當年宋徽宗曾做過一個夢,大雨過后,遠處天空云破處,有一抹神秘的天青色。夢醒后他揮筆寫下:“雨過天青云破處”,并讓工匠們燒制出這種顏色的瓷器。一輪輪試驗下來,眾人皆精疲力竭。直到來自汝州的工匠捧出一件素麗清雅,似青似綠,偏灰卻藍的瓷器,徽宗這才眼前一亮,這正是我要尋找的“天青色”!汝窯瓷自此名聞天下。

  傳說歸傳說。在陶瓷的發展史上,顏色的確一直是工匠們創新的熱點。“千峰翠色”“類銀類雪”“寶石紅”“鸚哥綠”等等,都是關于瓷器顏色的描述。走進博物館的陶瓷展廳,不僅能看見大大小小造型各異的壇壇罐罐,更有黑、白、青、黃、紅、綠、藍、紫……各色撲面而來,向你展示數千年來中國陶瓷工藝的創意與智慧。

  陶瓷的不同色彩,是以金屬為呈色劑,利用它們在高溫下發生化學反應形成的。比如白瓷、青瓷和黑瓷中都含有鐵元素,只是因為鐵元素的多少而形成了不同的顏色。其中白瓷的含鐵量最少,僅1%,青瓷1%~3%,黑瓷則高達8%。而陶瓷之色又不僅僅是化學元素和制作工藝的區別,眾多顏色的陶瓷實際上包含了文學、美學、哲學等諸多含義。

  

  奪得千峰翠色來

  青瓷是中國陶瓷史上最龐大的家族。早在商代,就有了青瓷的身影。只是當初的青瓷多不像我們理解的青色,色澤偏暗黃。

 ?、?/p>

  商代 青釉弦紋尊

  在上海博物館里,有一件青釉弦紋尊,是目前所見最具代表性的商代青瓷,讓我們得以感受3000年前的工藝魅力。

  

  西晉 青釉堆塑樓闕人物罐

  秦漢以來,陶瓷業逐漸發展,到西晉到達一個高潮。其中最有名的當屬出土的“谷倉罐”,色青黃,上有立體的人物,鳥獸、樓閣,神情生動,造型逼真,顯示了成熟的制瓷工藝。這些罐子被作為陪葬品,表達了時人希望在“另一個世界”能繼續豐裕、美好生活的向往。

  

  唐 越窯青釉海棠式碗

  唐代瓷器有“南青北白”之分,南方主要燒青瓷,以越窯為代表。文獻中的“秘色瓷”也始于此時。唐代詩人陸龜蒙曾以“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來”來描寫這種瓷器的色澤。后據專家考證,“秘色”大抵為青綠、青黃色。上海博物館所藏青釉海棠式碗,就是其中的代表。

  

  北宋 汝窯盤

  作為宋代五大名窯之首,汝窯的傳世品非常少,全世界完整的傳世汝窯瓷器不足百件,極為珍貴。汝窯窯址位于河南寶豐縣清涼寺村,除了釉色以天青釉為主,器表大多布有細紋片。上博收藏的汝窯盤采用滿釉支燒,細紋開片,釉呈天青色,素雅清麗,是傳世汝窯中的典型器。

  

  北宋 耀州窯青釉刻花牡丹紋梅瓶

  南宋 龍泉窯青釉鬲式爐

  宋人喜歡素凈的風格。在民間,北方有耀州窯,南方有龍泉窯,都是青瓷。耀州窯色澤濃郁,刀法細膩,龍泉窯顏色青翠,似梅子之青。有的龍泉瓷因多次施釉,會呈現出玉的質感。

  

  清淺白皙、類銀類雪

  早期的白瓷其實是對青瓷的改良。不知當時的工匠們是如何發現,將瓷土中的鐵元素減弱,就能燒出顏色清淺、白皙的瓷器。在反復的測試中,他們做出了不同于青色的白瓷,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當屬唐代邢窯的白瓷。茶圣陸羽尤為欣賞白瓷,在《茶經》中稱其為“類銀”、“類雪”。

  

  五代 邢窯白釉穿帶壺

  在上海博物館里,“盈”字盒和穿帶壺是邢窯白瓷中的典型。此壺上下兩邊均有系,用以穿繩,造型沿襲北方邊陲的游牧民族征戰、狩獵時所用的皮囊壺。通體施白釉,胎體細白,釉層勻凈,白度極高。

  

  北宋

  定窯白釉“官”字款刻花蓮瓣紋蓋罐

  宋至五代,定窯延續了邢窯的傳統,繼續做白瓷。此時匠人們追求的不是瓷色之白,而是瓷器的裝飾紋樣,用刀刻、模印等方式,制作出各種花紋。雖然白色不顯紋路,近看線條流暢,別致有趣。

  

  五代 白釉鏤雕殿宇人物枕

  五代有不少白瓷枕,從一個小小的瓷枕,看得出工匠們藝術家的夢想。

  

  明永樂 景德鎮窯白釉僧帽壺

  明永樂朝盛行甜白釉,在純白的瓷胎上施以透明釉,白得非常純凈,此時到達白瓷制作的巔峰。

  

  明 德化窯白釉“何朝宗”款觀音像

  德化窯位于今福建一隅,近海,制作出的白瓷透光性好,似象牙色,對西方影響很大。

  

  另辟蹊徑的樸素美感

  

  新石器時代

  良渚文化黑陶高柄蓋罐

  黑色是陶瓷最早的裝飾色。早在數千年前,良渚文化就產生了黑陶罐,比如上博珍藏的黑陶高柄蓋罐。

  

  東晉 黑釉盤口壺

  色黑即意味著含鐵量高,在今天的江浙地區,可以看到兩千多年前東漢黑瓷的身影。

  

  宋 建窯“進琖”款茶盞

  黑瓷中最有名的屬宋代建盞,宋徽宗一手將其推至鼎盛。喜好飲茶的皇帝說“茶盞色貴青黑”,色黑方能凸顯點茶后的白沫,因此建盞聲名遠播。當瓷器中的礦物元素在高溫下會產生析出現象,因而又有兔毫、油滴、曜變等變化。在日本,天目釉建盞被視作國寶珍藏。

  

  宋 吉州窯黑釉木葉紋盞

  吉州窯也是宋代很有特色的窯口。順應宋代飲茶、斗茶的風氣,匠人們另辟蹊徑,將葉片經過特殊處理后貼于黑色瓷器上,燒成木葉紋盞,紋飾別具一格,難度相當大。

  

  暈如雨后霽霞紅

  

  金 鈞窯天藍釉紅斑碗

  鈞窯是宋代著名的瓷窯,主要色調有月白、天藍和玫瑰紫?!皶炄缬旰箪V霞紅”,說的就是鈞瓷的千變萬化。另外,因鈞瓷使用的是一種獨特的“乳濁釉”,釉質豐厚,質感溫潤。

  

  明洪武 景德鎮窯紅釉印花云龍紋盤

  除青花瓷外,景德鎮燒制的釉里紅瓷器也非常精美。釉里紅以氧化銅為呈色劑,因為銅在高溫中容易流動,因此顏色難以控制,珍品稀少。

  

  明洪武 景德鎮窯釉里紅云龍紋雙耳瓶

  上海博物館藏明代釉里紅云龍雙耳瓶,是存世的唯二珍品,另一件收藏在美國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

  

  清康熙 景德鎮窯豇豆紅釉瓶

  清三代燒制瓷器水平最高的是單色釉,也很不容易燒成。其中豇豆紅釉的瓷器,釉面多綠色苔點,這本是燒成技術上的缺陷,后形成一種特色。渾然一體的紅色中摻雜了點點綠斑,顯得優雅清淡。

  

  色澤濃艷,藍如寶石

  青花瓷是中國早期最具代表性的外銷藝術品,花紋繁復精美,色如寶石,深受西方貴族喜愛。

  有“瓷都”之稱的景德鎮元代開始燒制青花瓷。以氧化鈷為呈色劑,在白地瓷器上繪上花紋,然后再施釉燒制,成為創新之舉。后來官府在此設置了官窯,也大量燒制供應海外。

  

  元 景德鎮窯青花纏枝牡丹紋罐

  上博珍藏的青花纏枝牡丹紋罐,采用進口青料,所呈顏色藍如寶石,艷麗奪目,釉色清亮光潔。

  

  明成化

  景德鎮窯孔雀綠釉青花蓮魚紋盤

  孔雀綠釉青花是明代景德鎮窯創燒的新品種,傳世極少,極其珍貴。此盤完整存世僅一件,藏于上海博物館。

  

  濃淡有致,精細絕倫

  

  唐 彩色釉陶騎馬女傭

  唐人“好色“,五彩斑斕的唐三彩最為聞名。唐三彩是唐代的陶器,在器物表面涂彩色釉低溫燒制而成,彩色釉是一種低溫鉛釉,成品多為黃綠白,故而通常被稱為“唐三彩”。

  

  隋 彩色釉陶駱駝

  唐三彩在隋朝時已經有高超的制作水平,上博藏彩色釉陶駱駝即為隋朝低溫釉彩中的佼佼者,出土時被打成碎片,由館里的老修復師傅修復后,恢復了駱駝的神韻。

  

  清康熙 琺瑯彩纏枝牡丹紋碗

  康熙時期,彩瓷極富盛名,主要分為五彩、素三彩和琺瑯彩。其中琺瑯彩為康熙時期創燒,于制好的瓷胎之上畫琺瑯,再在彩爐中烘烤而成,發色比五彩更加鮮艷。

  

  清雍正 景德鎮窯粉彩蝠桃紋瓶

  雍正時期,粉彩瓷器盛行。粉彩又稱“軟彩”,是釉上彩的一個品種。一般先在高溫燒成的白瓷上勾畫出圖案的輪廓,然后用玻璃白打底,于玻璃白上用筆將顏料依深淺濃淡的不同洗開。

  此瓶又稱粉彩橄欖瓶,是雍正時期粉彩瓷器的典型之作。瓶上“蝠”、“桃”寓意“福壽”,傳世僅一件,十分珍貴。

  顏色,不僅是陶瓷工藝進步的證明,也是對不同時代先民審美和社會風尚的一種記憶。對身處現代的我們來說,或許無法用專業的文物知識對古代陶瓷工藝進行分析,但通過調用直接的視覺感官,也同樣能體悟古人曾經品味的美感。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狠狠色狠狠色综合日日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