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舊都的京城二白

2020年12月17日 11:37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美術報

  1919年上半年,衢州王夢白剛來北京時,有一位來自湘潭的年過半百的老者也差不多同一時期來到北京定居,他就是日后被尊為國畫大師的齊白石,二人初到北京時的境遇竟然十分相似。

  首先,二人都不是世家出身,沒有優厚的家庭背景。王夢白從小做學徒,而齊白石起初學的是雕花木匠,他們后來的成功都是取決于對繪畫的熱愛,鍥而不舍的努力,還有常人少有繪畫天份。其次,他們都是吳昌碩的學生,藝術上不同程度受其影響和幫助。王夢白來北京之前在上海從吳昌碩游近十年,而吳昌碩又是齊白石最為崇拜但卻從來沒有受其耳提面命過的老師。齊白石甚至在自己的詩文中寫道:“青藤雪個遠凡胎,老缶衰年別有才。我愿九泉為走狗,三家門下轉輪來?!倍藖砭┌l展吳昌碩都為他們手訂潤例,幫助他們打開市場,給齊白石訂的潤例這樣寫道:“齊山人瀕生為湘綺高弟子,吟詩多峭拔語。其書畫墨韻孤秀磊落。兼善篆刻,得秦漢遺意。曩經樊山評定,而求者踵接,更覺手揮不暇。為特重訂如左:……”

 齊白石   草蟲冊頁之一:菱蝗   北京畫院藏 齊白石   草蟲冊頁之一:菱蝗   北京畫院藏

  第三,他們來到北京后都受到陳師曾的賞識和幫助。陳師曾推薦王夢白就任北京美術學校教授,并建議他在繪畫上可以上溯明清,摒棄海派過于粗放的習氣,這些都直接影響了王夢白日后的人生和繪畫藝術走向。而齊白石更是在陳師曾的建議和幫助下,找到了屬于自己的獨特的藝術語言,“紅花墨葉”的強烈畫風徹底顛覆了人們對傳統水墨畫的習慣認知,只是在讓人耳目一新的同時,也招來了傳統派的漫罵和鄙視。當時傳統派畫家大多不認同他的身份和畫風,有不少人都罵過齊白石,如周肇祥(1886-1954年)說齊白石“野狐禪”“不守古法”,余紹宋在其日記中也說“齊尤為荒謬,令人作惡”……

齊白石   草蟲冊頁之三:三蛾圖    北京畫院藏齊白石   草蟲冊頁之三:三蛾圖    北京畫院藏

  王夢白尤其喜歡針對齊白石,他經常在朋友和學生面前表示對其不屑,稱齊白石為“鄉巴佬”、“木匠”。王夢白向來狂放不羈,酒后更是喜歡開玩笑模仿別人講話的口音取樂。有文字記載:“夢白學其人之口吻,惟妙惟肖,夢白能十八省言語,頗以此自負。余每聆其學凌直支之泰州話、學羅癭公復堪昆凌之廣東官話、湘潭齊白石等惟妙惟肖,聽者無不捧腹?!彼洺R贿吷险n,一邊指名道姓或含沙射影大罵齊白石,平時畫畫時也對旁人念叨對齊白石的羞辱之詞。話傳到齊白石耳朵里,他當然也不服氣,甚至畫了一張《人罵我我也罵人》來回擊那些罵他的人。

齊白石    人罵我,我也罵人   北京畫院藏齊白石    人罵我,我也罵人   北京畫院藏

  熊佛西曾提到這樣一個故事:“夢白……某次至余寓閑話,余出紙請其寫畫,彼則一面口銜雪茄。先生喜吸雪茄煙,幾乎煙不離口,一面執筆以極淡之干筆在紙上畫了八九個疏密有致之墨團團,當時余立于桌旁不知所畫為何物,稍緩,筱以濃墨在干皴之團團上勾點數筆,一幅活生生之雛雞群躍于紙上矣,余笑曰:‘爾作畫,猶如魔幻術!’彼則以自負之語氣答曰:‘我王夢白畫小雞與齊白石絕對不同,他喜歡用墨點雞,粗野不堪,我則喜用淡墨干皴。你看看是不是比齊白石高明?”

 王夢白   雛雞圖 王夢白   雛雞圖

  齊白石很清楚王夢白都說他些什么,他也抓住各種機會進行反擊,二人你來我往一時為北京畫壇增加了許多談資,時人戲稱他們兩個勢均力敵的天才畫家為“京城二伯”(按京劇念白發音白念“伯”)。有一段齊白石在王夢白美專學生王雪濤(王雪濤后來也從齊白石學大寫意花鳥)臨陳淳花鳥手卷上題的跋語:“前朝白陽山人長于花草,一時名振后人,師之者眾,皆能栩栩自許。得其筆姿秀雅者惟吾賢。吾賢善學,何獨不能罵人?豈自猶以為技能不如人也?亦知故意說人之短,道己之長,窮極無聊,狂如風狗(風狗亦如人之傳染病也,實有其事,不見故實)!人品掃地,不成模樣,非君子耶!吾賢早能知覺小人之非,近墨而不黑,即是正大之聰明,其人品足可重,不獨工摹此卷也?!饼R白石借表揚王雪濤,狠狠地踩了他老師王夢白一腳,也算是出了一口惡氣。

王夢白   背面仕女圖 王夢白   背面仕女圖 

  齊白石在上世紀20年代中期已經負有盛名,號稱“南吳北齊”。他是在王夢白辭去美專教職3年后進入美專任教的,因此二人的對罵基本上是隔空對罵,這種表現其實是彼此把對方視作強勁對手的一種本能反應,雙方都愛和對方較勁,處處要向別人證明自己比對方強。但有意思的是齊白石卻讓自己的三個兒子拜王夢白為師學畫,而王夢白也欣然接受??梢娝麄兓ハ喙?,互相揶揄都是站在各自為人處世的態度和藝術立場出發,而內心深處還是彼此敬重對手的。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狠狠色狠狠色综合日日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