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電影中的藝術彩蛋 你都看懂了嗎

2020年12月07日 15:54 界面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最近,一部由萬瑪才旦指導的藏地電影《氣球》正在上映。在電影《氣球》中,觀眾不僅能看到別具風味的藏區文化、跌宕起伏的故事情節,深度影迷可能更會被他充滿詩意和想象力的影像吸引。法國知名影評人、電影史學家讓-米歇爾·付東更是評價該片是“威尼斯電影節最美的電影”。

電影《氣球》中所截取的畫面

  我們常說,“不懂藝術的導演成不了大師”,而懂得將藝術性與故事性融會貫通于自己作品中的導演讓我們看到了更多創作的可能性。除了以鏡頭去展現故事體現藝術美感之外,很多導演還喜歡在自己的電影中以名畫作喻推動故事情節,借此契機,小編今天就帶你盤點那些年曾在電影中出現或借鑒的藝術名作。

  畫作態度里的愛情端倪

  詹姆斯卡梅隆《泰坦尼克號》

  提到泰坦尼克號,所有人的第一反應都是Rose趴在甲板上,抓著奄奄一息的Jack的手,天人兩隔的愛情悲劇令人唏噓……然而這部電影在細節之處的設計,更是讓人回味無窮。

  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電影中當露絲上船之后,招呼仆人擺放自己收藏的畫作的場景,她手中舉起一幅畫,然而這時露絲討厭的未婚夫卡爾進來了,并對仆人手中的畫嗤之以鼻。

女主露絲招呼仆人擺放自己收藏的畫作

露絲的未婚夫卡爾對畫作表示不屑

  卡爾口中的“這家伙”其實就是我們熟知的畢加索。這幅畫作的名字叫《亞威農少女》,如今價值接近2億美元,被認為是第一張有立體主義傾向的作品。

畢加索,《亞威農少女》,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然而當之后的場景變換,男主杰克去露絲房間為她作畫,剛進屋的時候就被一幅畫吸引了視線,兩眼發亮。

  ——“天哪,莫奈!”

  ——“你看過他的作品嗎?”

  ——“當然了??纯此麑ι实倪\用,簡直妙極了?!?/p>

男主杰克對于莫奈畫作的喜愛溢于言表

莫奈,《睡蓮》系列,1919

  盡管《泰坦尼克號》講述的是一個貴族小姐愛上了窮小子的俗套故事,但是導演卡梅隆卻用了種種細節去闡述了他們三個人之后的情感分歧和發展。從最簡單的對于畫作的不同態度,就基本奠定了三個人之間最后的感情走向。

  情節發展中的不謀而合

  克里斯托弗·諾蘭《信條》

  電影中男女主角的相遇總是充滿了戲劇化,而在諾蘭的《信條》中也不例外,他們之間的火花源自西班牙藝術家弗朗西斯科·戈雅的一幅畫——女主作為拍賣行的名畫鑒定師,不小心將戈雅的贗品版畫以高價賣給自己的丈夫,然而拍賣行怎能允許這種錯誤發生?為了掩蓋真相,同時也為了能夠保住自己的飯碗,女主一度受到了反派即自己的丈夫長時間的要挾和控制。

女主正在鑒別畫作中(電影截圖)

  那么諾蘭為何選擇戈雅的作品作為故事線索呢?

弗朗西斯科·戈雅《TwoOld Ones Eating Soup》

弗朗西斯科·戈雅《SaturnDevouring His Son》

  近些年來,諾蘭通過《蝙蝠俠:黑暗騎士》等超級英雄電影將暗黑風發揚光大。故事內容陰郁,選用反派做主角,鏡頭里面隨處可見的宗教性質般的儀式和描繪,將黑暗氣質散發得足夠入骨。

  而戈雅作為西班牙繪畫大師,早期作品大多以宗教和風景題材居多,浪漫主義特征明顯。但是之后當他開始擔任宮廷畫師見識到了不為人知的王室丑聞,又遭遇中年失聰、歐洲戰亂,黑色逐漸成為他創作的主色調,風格也由浪漫轉變為怪誕、陰暗和神秘,與諾蘭所傳遞的電影美學不謀而合,而這可能就是諾蘭為何選擇戈雅的原因吧。

  在現實與超現實之間互相穿梭

  古斯塔夫·德池《雪莉:現實的愿景》

  如何把一幅幅畫變成電影場景?奧地利導演古斯塔夫·德池的《雪莉:現實的愿景》給了我們答案。

  古斯塔夫·德池百分百還原了美國畫家愛德華 霍普的13幅名畫,并且讓名叫雪莉的女主角在不同時間不同身份走進了霍普的畫作中。為了打造這部實景真人電影,導演還親赴美國觀察藝術家原畫,記錄下最為準確的顏色值,這才有了電影中絢爛又不失美感的絕妙場景。

ChairCar,愛德華 霍普,1965

  這部獨白式的電影讓我們走進了霍普所描繪的色調飽滿又含著孤獨的建筑與城市空間,去感受他獨有的光線,他特別的人物與關系塑造,在現實與超現實中來回穿梭。正如日本哲人三木清所說的那樣:孤獨不是在山上而是在街上,不在一個人里面,而在許多人中間,再多的燈紅酒綠都像是流亡之地。

Roomin New York,愛德華 霍普,1940

NewYork Movie, 愛德華 霍普,1939

  在電影里,導演將霍普畫中的種種孤獨化為一人——雪莉,TA也許是車廂中的乘客,也許是旅館中默念十個的旅人,也許是電影院中的領位員,也許是大動蕩大蕭條又或大繁榮時期中的任何一人,也許是女性,也許可以模糊性別而將最后一點光線投射到每個觀眾的內心。

  色彩明艷的心緒隱喻

  讓-皮埃爾·熱內《天使愛美麗》

  影片《天使愛美麗》的整體風格既浪漫又華麗,畫面色彩以黃、綠、紅為主要基色,是種以暖色調為主,將互補色并列放置的關系處理,并強調了色彩的對比,整個電影構圖完全是油畫重彩的樣式。

電影《天使愛美麗》劇照

  在影片中有這樣的一個鏡頭——玻璃老人柯林根每年反復臨摹雷諾阿的名畫《游艇上的午餐》,游艇上有很多人,其中有個小姑娘和愛美麗很相似。

  在整個故事里,爺爺和愛美麗就這副畫中間端著水杯的女孩的內心狀態有過好幾次對話,畫中的女孩仿佛就是愛美麗的隱喻,她的每一次心態變化,也映照了走出小世界的愛美麗的心路歷程。

雷諾阿,《游艇上的午餐》

  這幅《游艇上的午餐》畫面甜美明麗,以一種空前的新鮮生動和自然的面貌一掃學院派的沉悶和嚴謹。畫家雷諾阿雖然一生貧困,但是他的畫大都是明朗、美麗、有著淡淡的暖意。特別是他的“感光”與“點彩”的處理往往使畫面生出一種異乎尋常的明麗和朦朧,給人以一種夢幻般的美好享受,正如電影《天使愛美麗》給予人的感受那般,治愈又溫馨。

  追光逐影中的熱愛與致敬

  泰倫斯·馬力克《天堂之日》

  電影《天堂之日》是一部唯美主義電影杰作,其靈感來自安德魯·懷斯的代表作畫作《克里斯蒂娜的世界》。這種對鄉野田地的熱愛,對大自然報以深情歌頌的強烈的情感,幾乎浸透了馬力克所有的作品之中。

《克里斯蒂娜的世界》,1948

  電影《天堂之日》是導演馬利克與著名攝影師內斯特·阿爾門德羅斯的共同合作,兩人商定只拍攝日落前那20分鐘所謂的“黃金時刻”。他們不在攝影棚里置景,只要求自然光線,房屋、落地窗戶、樹木等都被飽和度極高的自然光線打上了一層黃金般的色彩。

電影《天堂之日》劇照

電影《天堂之日》劇照

  而電影海報的靈感則來源于愛德華·霍普的繪畫作品《鐵道旁的房屋》。懸念大師阿爾弗雷德·希區柯克在《驚魂記》中的“鬼屋”剪影原型也是這座畫中房屋,既呈現了空間上的荒僻,又塑造了人物孤立無援的狀態。

電影海報:《天堂之日》泰倫斯·馬力克1978(左)

世界名畫:《鐵道旁的房屋》愛德華·霍普1925(右)

  每當我們提及藝術,總是會下意識地認為它離自己的生活甚是遙遠。事實上,藝術早已化身為不同形式充斥在我們四周。

  影視作為大部分人最容易理解的藝術表現形式,更是成為人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那么在你心中,有沒有哪部電影是你印象最深刻的呢?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狠狠色狠狠色综合日日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