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熱園藝愛好者——莫奈的睡蓮從何而來?

2020年12月29日 11:0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芝加哥藝術博物館AIC

  原標題:睡蓮緣起 || 狂熱園藝愛好者——克勞德·莫奈

  莫奈最令人喜愛、最令人回味無窮,同樣也是辨識度最高的作品,無疑是他歷經30多年,創作出的300多幅睡蓮。

  雖然對于睡蓮池的緣起,已有大量的論述,諸如他是如何令艾普特河改道流經自家門口,或是他如何在池塘上造起紫藤環繞的日式小橋,你是否想過莫奈的睡蓮從何而來,又是什么品種?

  莫奈在Giverny的花園和日本橋

  很多人以為,這些睡蓮就像是莫奈家附近的干草垛罌粟花田一樣,不過是隨手可得的本地品種,事實并不是這樣的。

  莫奈《罌粟花田》

  干草垛雖然遍布法國,但莫奈的作品卻第一個描繪出了這些兩層樓高的農業“建筑”的詩意與壯觀。

  莫奈《干草垛(陰天雪中)》

  與干草垛的先鋒意義一樣,莫奈的睡蓮系列,也第一個描繪出了這種全新睡蓮品種的多彩與美麗,而這種睡蓮更是因為莫奈的作品在市場上大受歡迎。

  自從1880年代莫奈嶄露頭角以來,無論身在倫敦、克里斯蒂娜(今奧斯陸)、威尼斯,還是Giverny,莫奈都與妻子、朋友、經紀人和收藏家保持通信。通過這些信件,我們得以了解莫奈的許多創作動機與理念。由于大量關于莫奈的居所和水上花園的照片、繪畫和文字都還留存于世,而莫奈從1890年代便開始建造的水上花園本身也依然佇立在Giverny,研究者們更是對莫奈晚年在這里居所了如指掌。

  莫奈的睡蓮從何而來?

  在1889年的巴黎世博會上,拉圖爾-馬里亞克苗圃的主人約瑟夫·鮑里·拉圖爾-馬里亞克(Joseph Bory Latour-Marliac)將雜交的睡蓮品種展示在世人面前。在巴黎,莫奈第一次見到了這位律師與園藝家,以及他屢獲殊榮的睡蓮品種。不同于法國市場上傳統的白色睡蓮,拉圖爾-馬里亞克培育并商業化了一種全新的雜交睡蓮。

  約瑟夫·鮑里·拉圖爾-馬里亞克畫像

  1889年巴黎世博會期間的埃菲爾鐵塔

  這種睡蓮是歐洲睡蓮與美洲熱帶睡蓮的雜交品種,可以開出從白色到深黃,或是從淺粉到深紅的各種顏色。

  身為狂熱園藝愛好者的莫奈一定記得當年他在巴黎看到這種睡蓮時的心潮澎湃,于是在1894年完成了花園的附加結構和引水系統后,他第一次從拉圖爾-馬里亞克的溫室購入了各種各樣的植物。這份訂單包括了荸薺、白色羊胡子草、許多品種的蓮屬植物和最為重要的三種睡蓮。莫奈也購買了不少植根于池塘深處的水生植物,好讓它們與盛開在水面的花朵和周圍堤岸的倒影在畫中爭奇斗艷。

  莫奈在拉圖爾-馬里亞克苗圃的訂單

  莫奈在1900年的訂單同樣是為了購入睡蓮。從訂單中我們似乎可以看出,如果要按照莫奈想要在調色盤呈現的理想狀態培育、修剪、養護這些睡蓮,莫奈和他的8個園丁不得不全年無休地工作。

  如今的Giverny睡蓮并不扎根于池塘深處,而是生長在一些30升的大花盆里。這些花盆要定期除草,以免外來的水生植物入侵。這樣的做法保證了睡蓮能健康地開出粉色、黃色與紅色均勻的花朵。

  更為耐寒卻并不耐霜的白色與黃色品種占據了池塘的大片面積,目的是為了保持色彩的多樣。紅色品種更是如此,尤其是莫奈最愛的緋紅色與胭脂紅色睡蓮(畫家在1904年的訂單中只購入了紅色睡蓮)。它們難以種植也更為嬌貴,常常落入天敵(比如鯉魚)的口中。

  今天,拉圖爾-馬里亞克的花園與苗圃仍然種植著這些百年前的睡蓮品種,歡迎游人、客戶與鑒賞家的到來,人們可以回溯歷史的長河,去欣賞甚至擁有一件園藝與藝術史交織而成的莫奈“作品”。

  莫奈在色板上調色,同時也在池塘里調配這些水生植物的色彩,這樣的光影效果令人贊嘆。今天的人們依舊在嘗試,努力重現莫奈調色盤與畫作中原本的睡蓮。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莫奈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狠狠色狠狠色综合日日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