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孫振華:對襄陽華僑城公共藝術節的思考

2020年11月27日 11:14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2020年11月,由襄陽華僑城文旅發展有限公司主辦,東湖杉美術館、OCT當代藝術中心承辦的“奇妙生長——2020首屆華僑城公共藝術節”在襄陽華僑城正式開幕。此次藝術節由傅中望擔任藝術總監,著名批評家孫振華擔任策展人。

方案匯報現場方案匯報現場

  據悉,此次藝術節以“駐地工作坊”的形式展開,強調公共藝術創作的 “現場性”和 “討論性”。從10月31日至11月7日,藝術家、策展團隊及主辦方展開為期一周的駐地創作。駐地期間,藝術家及策展團隊在襄陽進行實地考察,并開展方案研討會。藝術家在此期間完成創作方案及模型,最后方案向公眾公開展示,邀請公眾參與發表意見。

方案匯報現場方案匯報現場

  此次 “奇妙生長公共藝術節”對國內公共藝術的發展具有重要的推動性作用。本次活動的策展人、著名評論家孫振華強調此次藝術節的開展是帶著三個具有挑戰性的任務并就此展開了深入的分析與實踐。

 ?。ㄒ韵挛淖指鶕O振華撰文“從襄陽出發——對襄陽華僑城公共藝術節的思考”,略有刪減)

  第一任務是,在襄陽華僑城內建設一個具有特色的奇妙公共藝術鎮;第二,通過此次互動探索一種公共藝術的創作模式;第三通過藝術鎮的建設,構建一套與之相匹配的公共藝術制度。此次項目包含的這三個目標,具有之前公共藝術實踐中所缺少的綜合性。因此,探索襄陽華僑城是一條既符合中國的實際,又具有全球視野的公共藝術的發展路徑。

策展人 孫振華策展人 孫振華

  從策劃的角度講,要完成這三個任務,需要有明晰的思路,我們到底要做什么?我們這么做所針對的問題是什么?我們所針對的這些問題在目前中國的城市建設和公共藝術的發展中具有怎樣的意義和作用?

  這種思考建立在兩個背景基礎之上:第一個背景是國際公共藝術這些年所發生的變化以及呈現的普遍趨勢。第二個背景是結合中國公共藝術創作實際,在總結成功經驗以及失敗教訓的基礎上,在一個新的起點上,探索襄陽華僑城既符合中國的實際,又具有全球視野的公共藝術的發展路徑。

創作期間,作為實用工具的房車創作期間,作為實用工具的房車

  我們的思考分為六個方面,對應著本次藝術節的三個任務。

  一、去中心化,站在特色小鎮的角度思考公共藝術。

  它所針對的是特色小鎮的公共藝術的定位和它應有的特色。

  目前公共藝術建設存在一個普遍的通病,任何項目都往大了說,似乎都是事關大局的,中心性的,重中之重的項目;在空間上,追求將作品放置在中心的區域,放在顯眼的地方。很多時候,在一個不大的建設區域中,公共藝術的設置都按照國際大都市的尺度和空間關系作為參照。事實上,這種自我中心化公共藝術,很難形成自己的特色和獨到的趣味。

  我們心目中的襄陽華僑城奇妙鎮,就是一個小鎮,是一個充滿生活氣息,文化品質很高,藝術氛圍很濃郁的特色小鎮。所以,小鎮的整體觀感很重要,公共藝術需要融入小鎮,進行綜合性的考量。

  將奇妙鎮建設成為一個公共藝術的特色小鎮,在某種意義上,是對公共空間的再認識,以一個小鎮的尺度,用公共藝術的方式,重構適合小鎮需要的空間關系。

  今天我們心目中最典型的公共空間,在很大程度上恐怕受到了古希臘市民廣場、古羅馬中心廣場的暗示。那種城市中心是宗教或政治權力的象征。我們今天要建設的公共藝術小鎮,首先是舒適的,宜人的,它首先要強調的是去中心化。

  奇妙鎮上的公共藝術在空間布局上,將充滿偶然性。這是因為,中心消失以后,藝術品勢必會重新調整人和整體環境的相互關系。我們希望公共藝術無所不在,出乎人們的預料,它不是像過去那樣,按照紙上作業的方式先做一個空間位置的規劃布局,然后按點擺放。對小鎮而言,一個人遭遇公共藝術作品的最佳方式很可能是不期而遇。

  正是基于這種構想,小鎮公共藝術的呈現將是小微的方式。公共藝術的小微化所帶來的,是對主題性的弱化,對生活的親近。公共藝術小鎮強調的是新奇、有趣,所以,它未必要去關心一個宏大的主題,表現多么深刻的歷史內容,而是如何營造歡樂、互動、親切的小鎮氛圍。

項目考察現場項目考察現場

  二、以人的尺度,從人的身體體驗和個人感受出發,創造具有舒適感和參與感的公共空間以及公共藝術。

  過去公共藝術建設的教訓之一,是許多城市空間或者是廣場空間的公共藝術沒有考慮到人的身體體驗,人的舒適感。很多時候,人們沒有感到歡愉,而是倍感壓抑或空間尺度的壓迫。

  我們所期望的小鎮公共藝術,就是創造一種與他人同在的可能性,當人們在公共空間與作品、與他人交流的時候,不必感到壓力,也不必感到對陌生人的防范。和其他人共同存在于同一地點,這樣的感受對今天的人來說可能是最為缺乏的。

  過去公共藝術強調凝聚共識,強調一致性、普遍性,盡量反映公眾共同的意志和趣味。這一點也未必是奇妙鎮公共藝術實踐的準則。

  我們更希望小鎮的公共空間是一個讓個人的經驗和公眾經驗能夠產生有效連接空間,而不是單方面地強調小鎮的集體意志和共同認識;作品一定要講一個大家都要喜歡的故事,創造一個大家都能認同的東西。

公共藝術節的藝術團隊們公共藝術節的藝術團隊們

  三、打破商業空間和娛樂體驗空間、生活空間和藝術空間的界線,爭取做到無縫對接。

  這也是針對小鎮的特色而言的。公共藝術小鎮是讓公共藝術滲透、融入小鎮之中,而小鎮本身自有它的業態,有它的商業、娛樂業,有它的生活空間。公共藝術在這個小鎮中間的價值,是構筑每個人和他人相遇的平臺,成為每個人介入小鎮空間的媒介。人們在這個小鎮感受到的應該是公共藝術與商業、娛樂、與生活的整體,而不是割裂的不同部分。因此,公共藝術小鎮的空間是通過公共藝術的有效介入而形成一個復合型的小鎮空間。

  過去涇渭分明的藝術和生活的界限被徹底打破。公共藝術越來越呈現出下沉的趨勢。只有當二者的界限越來越模糊的時候,藝術會跟我們每個人的生活,跟我們的生存形成一種特殊的關系,這是一種自然的,不刻意的,不作無謂添加的關系。藝術可以以最少的介入去促成交流對話的形成。奇妙鎮的公共藝術的使命是希望為公眾創造一次相遇的難忘經驗,即便它稱不上是“典型”的藝術,只要不被人輕易的遺忘,就值得鼓勵;例如標牌、凳子、欄桿、垃圾桶、樹木、水井蓋等等。

  四、充分嘗試和運用公共藝術的各種形態,調動人的全部感官,創造一個全媒介的,公共藝術綜合體。

  公共藝術對空間的介入方式,在全球范圍內都在發生巨大的變化,過去那種單一化的以雕塑為主的媒介方式,不再是公共藝術的主導方式。今天公共藝術介入空間,有時候可能是靠光線的調整,嗅覺的導引,視覺的刺激,觸覺的暗示;有時候還可能是一種不可見之物,如音響、氣味等等,它們都能夠成為今天公共藝術的元素。

  在本次襄陽華僑城公共藝術節作品的征集中,特別強調了媒介的多元性。小鎮的公共藝術作品可以是建筑的,可以把墻面、地面、道路、廣場、單體建筑都作為公共藝術的載體;雕塑就不用說了,可以是卡通的雕塑,動態雕塑;繪畫中的涂鴉,3D的繪畫;新媒體的影像藝術、聲音藝術、燈光藝術、電子感應藝術,還有LED屏等等都可以成為公共藝術的媒介。另外還有裝置藝術,可以和觀眾產生互動體驗的各種裝置;還有生態藝術,如生長性的植物,或者用廢棄的環保材料做成的作品;還有地景藝術,在大尺度的大體量的空間,如街道、廣場、建筑群、水面、濕地和大面積的植物為背景所創造的地景藝術;再有就是藝術化的公共設施,如城市家具,有實用性的城市用品,這些都可以成為公共藝術的媒介。

放飛孔明燈的奇妙夜放飛孔明燈的奇妙夜

  五、通過公共藝術創作營的方式,探索公共藝術的創作模式。

  這一點對應的是本次藝術節的第二個任務。我們希望奇妙鎮公共藝術節摒棄過去的創作方法,探索一個新的創作機制。

  過去公共藝術創作機制上,無非是招標式的,公開征集式的,邀請式的幾種,這些模式今天看來各有短板,其中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它所形成的甲方、乙方關系不利于公共藝術的創作。如你出方案,我來評審;你來做運動員,我做裁判員;在這個時候乙方往往為了將作品落成,簡單迎合甲方,如果碰到一個對的甲方,質量還有保障;否則,藝術家的主動性往往得不到充分的發揮。

  針對問題,本次公共藝術節在創作模式上,采取了兩種方式:第一個是創作營模式,這里所說的創作營還不是簡單地和國際通行的那種獨立創作的創作營類同,它在實際操作上,更類似工作坊的方式。工作坊在每個人方案的基礎上,強調集體的頭腦風暴,開放式聽取意見。這次創作營特別需要一些真正的在公共藝術方面有創見,有思想的藝術家加盟進來,特別是青年的藝術家。

  第二個是在創作營具體工作方式上,我們強調是一種協商式的,討論式的創作。我們在征集令中也講了,希望每一個參加創作營的藝術家都愿意接受這種討論式的工作方式,我們將不分甲方、乙方,而是讓業主方、策展團隊一起,坐下來共同討論。這樣,公共藝術創作真正成為了一個共享的過程,每個參與者都可能從中獲得創造的快樂,大家一起,共同創造了一個過程。

  六、通過藝術節,為奇妙鎮量身定做一套與之匹配的公共藝術制度。

  這是本次藝術節的第三個任務。事實上,公共藝術的創作模式探索也應該屬于公共藝術制度的范疇。公共藝術制度對今天的中國的公共藝術而言,是目前是最突出的問題,制度的缺失,是中國公共藝術的一個最大的瓶頸。

  公共藝術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制度的藝術。美國的公共藝術起源就是從藝術的百分比計劃開始的,也就是從制度建設開始的。目前中國公共藝術不是錢的問題,也不是人的問題,而是制度的問題。它在目前還沒有一套切實可行的運行機制。

  我們所說的公共藝術制度是指在從事公共藝術活動的時候,它的規則,結構和方式;它一方面指一種條理化的規則;同時,它還指長期以來約定俗成所形成的比較穩定的慣例,規矩和做法。

  公共藝術制度是一個系統,它包括規劃制度、管理制度、經費制度、作品遴選制度、評審制度、公示制度、監理制度、維護制度等各個環節。過去我們覺得公共藝術就是做作品,有人拿錢出來在公共空間做作品,做出來就是公共藝術。公共藝術遠遠沒有這么簡單,它應該是制度在先。制度的背后,是公共藝術的觀念和方法。

  打造奇妙鎮,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要讓這件事穩定的、長久的、可持續地做下去,就要先立規矩,建章立制。如果通過藝術節的積累,逐步形成奇妙鎮的公共藝術制度,在規劃、創作、管理、監督、建成后的維護、宣傳推廣、公共教育等方面,都有相對完善的制度作為保障,那么將來奇妙鎮在制度建設方面可望為中國公共藝術的發展提供一個很有意義范本。

  總之,從襄陽出發,任重道遠。它一方面意味著對華僑城集團這樣一貫非常注重文化藝術的大型國企而言,公共藝術特色小鎮的建設將是它的一個新的出發點,由此可以開啟新的篇章。另一方面,對公共藝術而言,襄陽華僑城的實踐意味著它將嘗試一些過去所沒有的一些新做法,引領公共藝術更上一層樓,有針對性地探索公共藝術的理論和實踐的相關問題。

  我們對襄陽華僑城公共藝術節充滿了期待。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狠狠色狠狠色综合日日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