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藝術批評角度看黃之妍個展:疫情下的觀看之道

2020年12月14日 10:17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近日,青年藝術家黃之妍在中國的首個個展“疫情下的觀看之道”在北京雍和宮壹中心開幕。本次展覽還獲得了美國大都會藝術畫廊(MAGA)在學術方面的支持。藝術家黃之妍在本次展覽中展出了她近些年創作的四件主要作品,其中包括最近在法國國際圖書與電影節(FILAF)上放映的實驗影片《漫步(Strolling)》。展覽吸引了眾多北京藝術愛好者前來,多家主流媒體也對展覽給予了相關報道。藝術批評家林梓蒞臨現場,并對黃之妍的作品從藝術批評的角度給予了關注。

  青年藝術家黃之妍的研究方向是通過藝術的方式來考察社會中人的觀看(Watch)。觀看是我們每天都在重復的最基本的行為。這一行為源自于我們有一雙眼睛、和擁有主觀的意識。我們每天醒來,即開始了新的觀看,直到夜晚睡去,觀看停止。觀看不間斷地占有著我們的生活,是連接人與世界最原始的行為之一。在藝術批評家林梓看來,藝術家對于觀看的興趣源于希區柯克的電影《后窗》(1954) 。劇中由詹姆斯·斯圖爾特飾演的拍照者透過相機與一個事件建立緊張的關系,恰恰是因為他的一條腿受損,必須坐輪椅在室內活動,并且由于他無法自由活動,使得他無法對他所看見的事情采取行動。對于黃之妍來說,自己在疫情中的生活與觀看世界的方式與電影中的男主角別無二致。由此,在黃之妍的概念中,觀看被拓展成一個由照相機,照片,圖像,這些元素構建起來的矩陣。

  林梓還指出某種相似的邏輯也出現在黃之妍的其它作品中。作品《有關聯地》(Connectedly)結合了數十個來自她的朋友原本不相關的攝影圖像,而她將這些圖像打亂順序后拼貼在一卷卷紙上,并被置于衛生間的卷紙感應裝置之中,隨著有人對著作品伸出手,卷紙上的內容會被送出來,落到觀者的手上。林梓指出這種將一種觀看邏輯賦予另一間日常之物的創作思路在當代藝術中是一種常見思路,這是對德勒茲的再域化概念的操作。但一個作品的質量將主要體現在這兩種語境之間的嫁接上。

  林梓還指出藝術家黃之妍的另一個研究的主要方向是觀看的藝術性。觀看的藝術性與圖像最終呈現的時空關系,以及表達材料有關。觀看行為基于人們的日常生活,所產生的圖像從日常中被藝術家提取,被獨立,被賦予意義,因而被割裂。在David Hockney的 “That’s the way I see it”中提到了“反抗邊界”與“時間和空間的維度”概念。

  在林梓與黃之研的對談中他們指出:“有好幾種不同的方式描繪空間,其中一種是鑰匙孔方式,其精髓是視窗概念,是單點透視。攝影的一個不爭的法則就是當你通過抓起相機觀看時,邊界與運動,時間,特別是空間的在線有關。目前得理論是,我們生活在一個四維時間里,包括三個空間維度和一個時間維度”。對于黃之妍而言,研究觀看是圖像工作者所面對的最基礎也是最首要的環節。關于觀看的藝術性,與之對應的是她的另一件作品《新山水》。

  作品始于一臺可以捕捉并記錄對象眼睛移動的儀器——眼動儀,以及兩位自愿使用儀器的參與者。他們被要求觀看一段視頻,內容是一個繁忙的十字路口所發生的瑣事。在這個觀看的過程中,眼動儀會對他們的眼球活動做出記錄。這些在每一秒中被儀器記錄的瞬間被藝術家按照記錄的先后時間順序放置在一卷打開的宣紙卷軸上。卷軸中密布著很多細小的格子,每一個格子中的內容是這兩個人參與者的觀看歷史。如此,時間的順序在圖像的并置中轉化成了空間的順序。

  林梓指出在黃之妍的視覺研究中,拍攝者(我),相機(圖像生成媒介),與被拍攝者三者的關系也是她的另一個研究方向。在這種關系中,藝術家最擅長改變的是相機。她會將“相機”改為其他器材,例如小型攝像頭、眼動儀。這些設備在技術層面賦予“觀看”更多異于人眼的圖像。在蘇珊·桑塔格的《論攝影》中,提及相機是一個觀察站,但拍照并非是消極觀察,而是它滿足了人們的窺探欲,是占有被拍攝的東西——意味著相機把人們置于與世界的某種關系中。因此,改變器材,選擇不同的被拍攝者/物顯得尤為重要,它可以讓觀眾把自身置換為其他人或物,重新思考自身與世界的關系。

  這方面的研究最終形成了藝術家在疫情3月份的美國制作的實驗影片《漫步》(Strolling)。影片在展覽現場的大屏幕上循環播放,成為最受在場觀者關注的一件作品,批評家林梓也對這件作品給與了著重的評價。影片全部影像由一只裝有外置攝像頭的可遙控機器狗采集。影片拍攝期間,美國政府頒布了全民居家令,因此可遙控機器人代替無法在場的藝術家完成了對外部世界的觀看。在疫情期間,原本人們習以為常的外出,行走,與人溝通,這些事情此時因為空氣中看不見的病毒而變成了禁忌。

  林梓指出,這種禁忌讓平常室內的活動不得不承擔更多的意義,并且讓室外的活動也變成了一種易于常態的體驗,仿佛戶外的空氣都改變了味道,以至于人無法承受這種變化,于是要想探索火星或者月球一樣,使用一種遙控機器人來探索整個空間,在這個過程中人也不得不強迫自己進入小機器人的低矮視角對戶外的環境進行觀看。作品《漫步》所體現的正是這種因為使用了機器人而獲得的差異化視覺體驗。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藝術家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狠狠色狠狠色综合日日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