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有掃地僧 玉雕圈有隱士

2020年11月18日 11:05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隨著正道這些年的發展,有些時候越來越不像一個拍賣機構,而是把更多的用心花在了對創作者的記錄和研究,像是一個文化機構。既然走上了這條路,也算是正道特色,就索性走到底。

  殷建國

  這次,打算說說殷建國,一個正道多年老朋友似的人物,在今年遭逢病恙,委實令我們錯愕,只能期待蒼天有眼,讓他早日恢復康健,繼續做些精彩的作品。

  雖然功力深厚,從業也是按照學院派的路子一路穩扎穩打精進,但即便在蘇州,好像殷建國的聲名并不隆厚。

  △工作中的殷建國

  武林中有掃地僧,玉雕圈中也有隱士,殷建國就是屬于這一類型,以他的個性,內心的潛臺詞約略是:不知名也就不知名吧,做好自己手中的活就好!

  關于他的報道也少,真正有價值的,也就《中國寶玉石》16年一次對他的采訪,形容他是個“心有猛虎,細嗅薔薇”的人,倒也恰如其分。

  但我們能想到的卻是另外一句木心寫過的詩:“我是一個在黑暗中大雪紛飛的人啊”。

  黑暗中的大雪,無聲無息自有一番作為。但是,別人卻看不到,唯有等到黎明曙光的到來,自能見到這雪的深厚。

  見過

  這樣一個低調的人,我們在2016年正式上拍了他的作品,當時便以“碧玉凝碧雙耳琴爐”獲得藏家關注。

  北京正道2016年春季拍賣會

  殷建國 碧玉凝碧雙耳琴

  5.6×5.6×3.2cm 52g

  成交價:9萬元

  那是一個重量僅有52克的爐瓶件,在碧玉并不被熱炒的2016年,成交價雖不駭人,但也多少超出了我們的期待,自此對他便格外關注一些。

  之后的每一年,我們都上拍了他的作品,這些年加上這一次秋拍,一共上拍了38件作品,仔細梳理下來,發現一個總體的特征:基本沒有太花哨的東西,而是全以造型、比例稱道。屬于越看越有味道的那種類型。

  所以他不是個炫技型選手,甚至連他的創作也很佛系。每年的出產并不是很高,還把自己的工作室開在了遠離蘇州玉雕大本營的一個文創園,少有迎來送往的架勢,真正能找去的,大概都是朋友和真正喜歡他的藏家吧。

  何以殷建國?

  很多人把殷建國定性為爐瓶器皿的專項選手,其實這是一個誤解。從蘇州工美學成畢業,其實各種造型均能駕馭,但他還是將主要精力放在了爐瓶器皿件的創作上。

  這不是一個討巧的決定。作為傳統玉雕的一大門類,爐瓶器皿其實不算少見,只是因為隨著玉料成本的上漲,加上爐瓶器皿現實的需求也銳減,所以愿意制作的人越來越少。

  少歸少,姑且不論全國,在蘇州一帶,以爐瓶制作聞名業界的創作者還是有存量的,比如俞挺、朱玉峰的痕都斯坦風格爐瓶件,馬洪偉的仿青銅風格爐瓶件,瞿利軍的宮廷風格爐瓶件……

  珠玉在前,殷建國的創作,和他們有什么區別呢?甚至和其他風格趨近,同樣做小件爐瓶器皿聞名的創作者相比較,究竟有什么獨到之處呢?有明顯的三點是值得說道的。

  他的爐瓶件文人氣息較濃。爐瓶件大致可分為三類:宗廟器,多仿青銅,基本以陳設為主;宮廷器,陳設為主,也有一定的實用價值;文人器,體態玲瓏,造型簡約,把玩、陳設兩相宜。

  他不太愿意重復自己,爐瓶件少有重復之作,即便造型接近,也在紋飾上加以區別,所以每一件作品都算得上獨一無二。

  另外就是他的爐瓶件屬于以大做小。爐瓶件起先沒有小件一說,大件轉小件的難度不在于比例的同等縮小,而在于工具的適手性、工藝的精細性、造型比例的協調性……最終任何一個細節都會影響整體效果的呈現,并非所有人能駕馭。

  這次上拍的“和田青玉籽料雙獸耳蓮瓣紋活環爐”、“和田青玉籽料雙獸耳如意紋活環爐”以大做小的特征就非常明顯。

  此次上拍的一共是5件作品,均能集中反映殷建國的創作特色。除此之外,選料也堪稱精良,青玉、碧玉色澤勻凈,細膩溫潤。人文與天成兩相匹配,令和田玉之型、色、沁、澤充分展示,這樣的作品,再低調,也會遇到知音的吧!

  由玉及人,殷建國本人,又何嘗不是如此?

  殷建國 和田青玉籽料雙獸耳如意紋活環爐

  9.4×7.2×6.1cm 165g

  殷建國 和田青玉籽料雙獸耳蓮瓣紋活環爐

  10.5×7.7×6.1cm 207g

  殷建國 碧玉四足香熏

  7.8×4.8×5.4cm 154g

  殷建國 碧玉大樸尚簡如意四方洗

  9.7×7.3×4.8cm 230g

  殷建國 碧玉蓮瓣紋八方杯

  6.6×4.4×4.4cm 57.7g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狠狠色狠狠色综合日日TAG